我们的系统检测到您来自 美国,但当前设定的国家为中国大陆。 您仍然要更改您的国家吗?

奥林匹克级的品质

这组为1972 年慕尼黑夏季奥运会而兴建的蔚为壮观的建筑群代表了当年的奥运会主题 —— “ 光明的慕尼黑”,如今有望获得“ 世界文化遗产”称号。少为人知的是,在建筑师将其伟大的建筑构想转化成现实的过程中,瓦克生产的可再分乳胶粉也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奥林匹克村坐落于慕尼黑北部。这座城中城的设计智能合理,至今仍是炙手可热的居住区。

慕尼黑奥林匹克村,10 层, 一居室,居住面积大约33 平米。今年初,这样的一套公寓售价是195000 欧元。虽然名字叫“村”,但这里没有乡村的田园风光。像这种大规模的密集型居住区,在许多德国城市往往让人唯恐避之不及。而在这里,七十年代初建成的老房子却还能卖出如此不菲的价格。一眼望去,密密麻麻,到处是钢筋混凝土的板式建筑。定睛再看,才会发现,这批城市住宅有着卓越的建筑质量。用《慕尼黑房地产报告》中的一句话说,那就是“住在奥林匹克村是一种时尚”。这里的居民数量总计大约6000 人,其中许多已经在这里住了几十年。90% 的住户流动都在小区内 —— 搬来搬去不出“村”。

1997 年,德国政府将慕尼黑奥林匹克体育场和奥林匹克村都定为文物保护建筑。体育场坐落在运动员村以南,醒目壮观的大帐篷屋顶遥遥矗立。但是,“奥林匹克村居民权益会”和“奥林匹克公园世界遗产行动”这两个协会组织并不满足于“文物保护建筑”的地位,他们的目标是,让奥林匹克公园连同体育场和运动员村一起获得国际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称号。根据德国专业期刊《建筑世界》(Bauwelt)的观点,这套场馆是“联邦德国建国以来最具重要意义的建筑群”。2017 年末,慕尼黑市议会就此课题邀请专家举办了一次听证会。所有与会者几乎一致赞同慕尼黑市的这一申请计划。

这批奥运场馆,作为当年全德国的样板工程,使用的都是最高质量的混凝土。四十多年后的今天,其风采仍旧不减当年。

迄今为止,与大部分奥运会主办城市相比,慕尼黑在奥运场馆的再利用方面,做得更好。五十年以前,贝尼斯建筑事务所的这套设计被选中定为奥运场馆的整体方案。当时的绝大多数人都觉得难以置信。甚至有人怀疑,如此庞大的丙烯酸玻璃构造到底能否实现。“帐篷式顶棚还只是一方面,混泥土和砂浆技术也经受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现年77 岁高龄的Karl-Heinz Kranz 回忆说。

1968 年,奥林匹克公园破土动工。那一年,对他个人来说也有着特殊的意义。Kranz 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泥瓦技师。他当年的雇主亚地斯公司(ARDEX)是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维滕市的一家建筑化学产品制造商。亚地斯公司和Karl-Heinz Kranz 在奥林匹克公园的建造过程中虽然只扮演了一个小小的角色,但却为后来干混砂浆应用领域的极大拓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光明与通透

小面积连排别墅后来变成了大学生们的宿舍,配有大尺度南向阳台的梯田式公寓使这里的居所备受欢迎。

当年的国家奥委会主席Willi Daume 谈到这组建筑群时表示,以奥林匹克体育场为代表的通透轻盈的建筑风格体现了“光明奥运”的主题。1972 年奥运会是二战结束以来德国主办的唯一一次夏季奥运会。当年的主办者力求向世界展现一个友好开放的全新面貌。整个德国都为那一次奥运会的成功举办投入了巨大力量,慕尼黑的居民也团结一心,对大会予以大力支持。

在数千名技术人员日以继夜的奋斗下,这座奥林匹克园区在慕尼黑北部拔地而起,整个工程耗时才不到五年。Karl-Heinz Kranz就是其中的一员。当时,他接到任务说要翻修一个承重柱,因为柱体上出现了空洞和裂纹。而且,这个任务要对奥运建筑领导办公室保密,因为他们对质量的要求是,任何地方都不得返工。在一次验收中曾经发现有一堵混凝土墙体存在缺陷,负责人下达的命令就是:推倒重建!“这根立柱关系到三个月的误工和数十万马克的损失”,Kranz 回忆说。

怀揣找平砂浆

奥运场馆的色彩设计由慕尼黑著名设计师Otl Aicher 打造, 他在1972 年的奥运筹备期间曾担任设计总监。

Kranz 作为亚地斯公司的技术人员被派到施工现场,他从包里掏出来的是一包水泥基混凝土砂浆 —— Arducret B12。这款砂浆由亚地斯公司生产,刚刚推出没几个月。Kranz 也参与了研制。砂浆的原料是醋酸乙烯酯- 乙烯(VAE)共聚物制成的可再分散乳胶粉,而这款原料瓦克也是刚刚投放市场。

瓦克建筑聚合物应用技术实验室负责人Peter Fritze 博士讲解说:“除了具有坚硬特性的水泥外,砂浆中的第二个组分是VAE 共聚物,它在砂浆中用作柔性粘结剂。”据他介绍,该配方能同时提高这种特殊砂浆的内聚力和柔韧性。而且,通过聚合物改性,有效降低了混凝土找平砂浆的耗水量,从而降低了该材料的收缩量。他特别强调说:“这种经过改性的混凝土找平砂浆能够持久修补混凝土结构中的缺陷部位。”

七十年代初期,用于混凝土结构的聚合物改性找平砂浆还是一个新领域。尽管如此,Karl-Heinz Kranz 还是大胆上阵。他回忆说:“空气条件和日光当时都很理想。尽管如此,当我修到柱脚时,天都已经黑了。就当我刮完最后一刀时,突然就有人说:‘赶快离开那根柱子 —— 工地负责人来了!’”

奥运场馆的通透建筑设计旨在为比赛营造良好气氛,一如图中的游泳馆。

施工现场的突破

扫描电子显微镜下的聚合物改性水泥砂浆:图中可见大面积的VAE乳液。它作为成份起到粘结剂的作用,同时增强砂浆的柔性。

可惜那位工地的负责人没有被蒙蔽。他回头冲着自己的同事喊:“他们返工了!你们都快来看,这效果可真不错 —— 快比原来的混凝土都要好了!”在Kranz 看来,这一刻就是亚地斯混凝土找平砂浆在奥运施工现场的突破。

当年用到的另一款亚地斯产品是瓷砖胶粘剂Ardurit X7G。Kranz 在这款产品的研发过程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介绍说:“这款产品如今经常被称为‘Flexkleber’,其中添加了大量的VAE 共聚物。”

“除了具有坚硬特性的水泥外,砂浆中的第二个组分是VAE 共聚物,它在砂浆中用作柔性粘结剂。”

Peter Fritze 博士,瓦克聚合物建筑聚合物应用技术服务部

水分流失

VAE

VINNAPAS® 威耐实 ® 品牌的醋酸乙烯酯- 乙烯(VAE)乳液 和可再分散乳胶粉是通过乳液聚合法使用醋酸乙烯酯和乙烯制 成的共聚物。醋酸乙烯酯是一种极性硬单体,乙烯是一种柔软 的疏水性软单体。醋酸乙烯酯和乙烯在胶体稳定的高压条件下 在水中发生聚合反应。 乙烯是醋酸乙烯酯的理想增塑剂,使VAE 聚合物具有持久 的柔韧性。因此,VAE 无需额外使用增塑剂。

VAE 聚合物具有出色的成膜性能,无需添加溶剂。该特性 有助于生产商配制VOC 含量最低的水性产品。而且,该材料 在非极性基材上具有良好的附着力。根据乙烯含量不同,其玻 璃化温度介于+25 至-25 摄氏度之间。

在那以前,全世界的瓷砖都是用1.5 厘米厚的砂浆粘在墙上的。砂浆的成份就是水泥、细沙和水。这种工艺被称为“厚层工艺”。瓦克应用技术部门的Fritz 博士说:“这种像湿泥一样的材料非常不好加工,用抹刀很难把砂浆层做薄。”他还介绍,这种砂浆很容易渗液,简单来说,就是水分转移到砂浆表面,或者是被基材吸收。他说:“特别是薄层的砂浆,这种现象往往会导致水泥的粘结度不足。只有当砂浆的厚度达到一定程度时,才能留住充足的水分,砂浆才能充分硬化。

厚层工艺既容易出错,又费力耗时。“VAE 乳液让我们首次做到了把水泥的厚度减至半公分以下”,Karl-Heinz Kranz 如是说。它改善了瓷砖在基材上的附着力,有效降低了伴随出现的应力。如今已成为行业标准的“薄层工艺”就此诞生了。Fritz 博士继续补充道:“随着这一技术的普及,工人贴瓷砖的效率大大提高,鉴于人工成本不断上涨,这能极大地降低成本。”

1972 年8 月26 日慕尼黑奥运会开幕式:帐篷似的巨大有机玻璃顶棚使这座奥林匹克体育场成为当年的建筑设计先锋。

细孔高密度瓷砖的出现使瓷砖的抗冻能力得到提高,同时也使Ardurit X7G 这样的聚合物改性瓷砖胶粘剂变得不可或缺。“这种瓷砖用以前那种厚层工艺的砂浆根本就无法贴”,Fritz 和Kranz 异口同声道。因为瓷砖肯定会很快从地面或墙面脱落。未经聚合物改性的瓷砖胶粘剂无法持久粘贴这种新型瓷砖。

Karl-Heinz Kranz 继续说:“ 在奥运工地上使用的新技术和新产品一下子让我变成了业界名人。”从那以后,Kranz 的事业可谓扶摇直上。全德国各地的手工业行会纷纷请他来作报告;亚地斯公司提拔他为瓷砖和地坪砂浆业务的技术总监;与此同时,他还利用业余时间,补修了大学的课程,拿下了建筑工程硕士的学位。而且,他还取得了“评审专家”的资质,即使在他退休离开亚地斯公司之后,至今还在建筑砂浆领域继续发挥余热。

几十年的责任担保

镶有有机玻璃、总面积达72800 平方米的顶棚由交织的钢索在高达80 米的立柱之间吊起。

在奥林匹克村里,许多公寓的厨房和浴室里,还贴着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的瓷砖,而且牢固程度不减当年。还有奥林匹克体育场里的那些立柱,也早已不知迎来送往了多少访客,至今屹立如初。当年的奥运会结束后,这座体育场又被用来举办1974 年的世界杯足球赛。之后它又曾是拜仁慕尼黑足球队几十年的主场。甚至摇滚巨星 —— 滚石乐队,也已经在此先后七次登上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