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一位世界级政治家致敬 - Wacker Chemie AG


向一位世界级政治家致敬

珠宝艺术家Tom Rucker花费14个月的时间雕塑了一座由陶瓷、铂金和黑宝石制成的纳尔逊·曼德拉的半身雕像,在其复杂的生产工艺中使用了瓦克的双组分硅橡胶。

这座按照人物原型真实尺寸制作的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半身雕像在瓷白、银灰和深灰三色的衬托下熠熠生辉,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是一位为自由而战的斗士。雕像的头的后部由陶瓷制成,面部由激光焊接的铂金网丝制成,眼部则镶有黑宝石。这座半身雕像由黄金和铂金珠宝艺术大师Tom Rucker设计创作,并采用了Rucker的标志性工艺,涉及多个操作步骤,极为复杂。

Tom Rucker利用一个特殊的3D软件程序(照片,左上),根据草图和图纸生成了一个曼德拉头部的3D文件,最终经过喷蜡打印而成一个模型(照片,右上)。

Rucker出生于慕尼黑Ottobrunn郊区的一个金匠世家,现居伦敦。他的父母Anton和Brigitte目前经营着一间珠宝工场,这家工场至今已凝结了这个家族祖孙四代的心血。近年来,Tom Rucker的设计在各大场合获奖无数,包括德国Benvenuto Cellini金奖、多次Lonmin设计创意奖以及英国金匠工艺设计协会的大奖。他的作品在奥斯卡颁奖礼上也同样大放异彩——美国女明星南希·奥戴尔(Nancy O'Dell)踏上红地毯时所佩戴的极为精美的超长款耳坠便是出自Rucker之手。

42岁的Rucker在设计这样的珠宝作品时使用的点焊钢丝在放大20倍的显微镜下所能看到的直径只有0.2毫米,同时还结合了他自创的名为GEO.2的激光焊接技术。Rucker的创作灵感来自具有远见卓识的美国建筑师Richard Buckminster Fuller为1967年蒙特利尔世博会设计的生物圈圆顶建筑。当时,Fuller采用了统一、循环的测地线模型,并利用极少量的材料将它改造成巨大的圆顶建筑。这座高度相当于20层楼、高耸入云的建筑物完全是靠自力进行支撑。从此,Rucker采用了这一原理,17年来,他设计制作的珠宝和其他工艺品不仅坚固耐用,而且非常轻盈。

灵感萌生的小镇

即便是或者说特别是屡获大奖的艺术家,最终还是需要不断拓展新的创作领域。Rucker一直想用他的激光焊接工艺创作一座与人物原型真实尺寸相同的半身雕像。可是,以谁为原型呢?必须是位偶像,这是毋庸置疑的,但不能是歌星或影星。2009年5月在南非度假期间,他曾经来到开普敦最大的Khayelitsha镇,并询问一群当时正在踢足球的孩子谁是他们最崇拜的偶像,当时他满以为他们会说出一位顶级球星的名字。谁知他们却异口同声地喊出了“纳尔逊·曼德拉”的名字。在那一刻,Rucker便意识到这座雕像的原型人物就是这位在世界各地备受赞誉、为非洲的民主和统一铺平道路的纳尔逊·曼德拉。“曼德拉对我们的世界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他在促进不同肤色和种族的人民和平共处、享受平等权利等方面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这位铂金珠宝设计师在谈起这个人物原型时这样说道。

A组分和B组分混合后,向型箱中缓慢浇注液体硅橡胶,直至完全覆盖曼德拉头像的头部。

在他开始制作半身雕像之前,Rucker首先获得了纳尔逊·曼德拉基金会的首肯。巴伐利亚州政府提供了相应赞助,以促进巴伐利亚州和南非西开普省的友好关系。南非最大的煤矿经营商英美铂金公司同意捐献贵重金属铂,这些昂贵的材料由德国曼海姆保险公司提供保险。而德国迈森国立瓷器厂(Staatliche Porzellanmanufaktur Meissen)为他提供了制陶服务。位于慕尼黑Puchheim的阿尔法激光(Alpha Laser)公司也为这个项目提供了铂金焊接设备,而瓦克化学股份有限公司则提供了用于制作半身雕像模型的有机硅。

Rucker还将他的项目呈递给南非共和国驻慕尼黑总领事馆。2010年1月,他只身飞往比勒陀利亚,当时随身记事本上只有一个电话号码;而三天后,他却坐在南非总统雅各布·祖玛家中的客厅里。Rucker看着他们会面时拍摄的照片,回忆起第一次看到祖玛时,祖玛对他说:“你好,我是雅各布。欢迎来到南非。”

偶像的愿景

不久之后,他应曼德拉家人的邀请来到位于东开普省的Mvezo这位人权卫士的出生地和私人住宅所在地。在那里,他与曼德拉的侄子Chief Mandla Mandela畅谈了数小时,共同商讨这座半身雕像未来的珍藏地。

之后,Rucker共花费了14个月的时间制作这座与人物真实尺寸相同的半身雕像。起初,他本打算用最新的3D扫描技术对当时92岁高龄的自由战士进行扫描,这也是他此次非洲之行的真正目的,但后来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最终他决定按照曼德拉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的形象制作半身雕像,当时正是曼德拉政治生涯的顶峰时期。1994年,刚刚当选总统的曼德拉到访了距离开普敦海岸将近12公里的罗宾岛监狱,并在他曾服刑的牢房里拍摄了一张照片,Rucker便选用这张照片作为设计期间无数草图和图纸的模板。当时作为政治犯被关押了27年的纳尔逊·曼德拉在这间4平方米的牢房度过了大部分时光。对Tom Rucker来说,曼德拉注视着监狱窗外陷入沉思的面容体现了这位南非政治家伟大的精神力量,而这正是Rucker希望在这座半身雕像中再现的力量:曼德拉希望不同种族之间和谐共处,而他这一生的痛苦遭遇令他做出的这种努力显得更加深刻可信。

3D文件

通过使用特殊的3D软件程序,Rucker根据他的草图和图纸生成了一个曼德拉头部的3D文件。随后他在英国伯明翰大学使用快速原型3D打印机(类似于喷墨打印机),通过历时数天的层层喷蜡打印,利用数据文件塑造了一个与真人大小相同的曼德拉头部原型。这种快速原型工艺利用一种特殊的喷墨打印机将蜡浆混合物层层叠加,最终制成了1:1比例的曼德拉三维立体头部原型。

下一步是到目前为止整个项目中最耗时的部分在原始蜡浆半身雕像模型上,Rucker利用激光焊接技术将直径仅为0.2毫米的铂金丝精确地焊接成曼德拉的面部轮廓。在此过程中需要大约190万个点焊接头,而Rucker每天都会花费6个小时坐在工作间地下室的Alpha ALM 200激光焊接机旁进行作业。他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中共花了8个月的时间进行制作。

“如果没有这个先进的机器,我无法完成这个项目,”Rucker说道。“借助这个机器的独特设计,我只要坐在舒适的沙包上就能完成高精度作业。完成铂金丝网制成的面部结构之后,Rucker开始着手于半身雕像身体部分的制作。这一步主要是利用瓦克提供的硅橡胶制作快速原型模型的阴模。为此,瓦克旗下专业销售有机硅弹性体的子公司DRAWIN公司制模销售团队负责人Cornelia Pohl女士在2010年夏天拜访了Rucker先生。拜访时Pohl女士特地在汽车后备箱里准备了约45公升的ELASTOSIL® M 4601 A/B双组分硅橡胶。这种双组分硅橡胶是一种久经考验的经典制模材料,专门用于制作防缩模具。Pohl女士指出,如果处理得当,这些模具可以储存多年,而且随取随用。

Rucker正从分离的有机硅阴模(左)移除模具。

出色的自脱泡性能

ELASTOSIL® M 4601 A/B产品的A、B组分分别含有铂催化剂和固化剂,一经混合,便开始固化。这种材料在室温下有约90分钟的加工时间。Pohl女士向Rucker先生准备的木制型箱中以细流浇注液体硅橡胶,直至完全覆盖曼德拉的头部。“ELASTOSIL® M 4601 A/B是手工制模的理想材料,因为它具有非常出色的自脱泡性能,”这位DRAWIN员工说道。“这种模具中绝对不得出现任何气泡,”她补充道。

经过一夜的固化,Rucker先生和Pohl女士用解剖刀将制成的模型切成两部分,并将蜡质的曼德拉头部原型移除。制成的阴模随之被送往位于萨克森州的迈森瓷器厂,在那里,借助于该阴模并采用陶瓷材料制作一个阳模,然后将其烧制成陶瓷。这样,就得到了曼德拉雕像头部的后半部,然后再跟铂金丝网制成的面部粘合在一起。

2012年7月18日曼德拉94岁寿辰之际,Rucker整整一年多的努力终于亮相:在开普敦维多利亚阿尔弗雷德码头广场旁的诺贝尔和平广场(Nobel Peace Place),南非西开普省省长海伦•施莉(Helen Zille)女士为这件艺术品揭了彩。揭幕仪式的邀请函由巴伐利亚州政府和西开普省政府共同签发。“这个名为‘纳尔逊·曼德拉:纯净心灵-独特愿景-永恒精神’的艺术项目再次体现了巴伐利亚州与南非之间的友好关系,这让我非常高兴,”巴伐利亚州州长霍斯特·泽霍夫(Horst Seehofer)先生在他的致辞中写道。8月初以来,这座雕塑一直在开普敦Stellenbosch的Rupert博物馆展出,这家博物馆珍藏的是南非最重要的当代艺术收藏品。“除了Rupert,我再也找不到更适合展出这座雕塑的博物馆了;令我非常自豪的是,与它‘作伴’的,还有凯绥·珂勒惠支(Käthe Kollwitz)和现代雕塑艺术之父奥古斯特·罗丹(Auguste Rodin)等大师的雕塑作品,”Rucker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