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钢筋 - Wacker Chemie AG


保护钢筋

连接东京和名古屋的新东名高速公路上的丰田箭桥(Toyota Arrows Bridge),由鹿岛建设株式会社承建,于2004年利用硅烷完成憎水浸渍处理。

压力和剂量至关重要

液态产品则需要通过“水淹”来进行涂覆,这也意味着在极低的压力下将产品喷涂于墙体表面,液体顺墙而下,同时慢慢渗入墙体。液态产品经常需要两道或三道工序方可充分喷涂于材料表面。

瓦克建筑保护专家Dominik Auer建议在用无气工艺进行喷涂前,先进行喷涂测试,以确定能够适用于相关产品、环境和基材条件的喷涂压力,以避免压力过大致使产品雾化,造成浪费,或压力过小而在材料表面结块。

除憎水剂所含材料剂量和活性成分浓度外,其他因素,如天气条件、待处理混凝土的孔隙率和水分含量等,也会影响硅烷的渗透深度。例如,根据德国技术合同条款,以及有关土木工程结构的规定,当水分含量超过4%时,由于硅烷无法充分渗透,憎水浸渍处理便不得进行;如果建筑构件温度太低(低于5°C),也可能产生不少问题:在这样的低温下,建筑部件表面可能集聚冷凝水,使憎水剂无法有效渗透。

德国为实行质量控制,规定在正式喷涂前必须准备参照表面,以测试待处理混凝土表面的憎水性浸渍处理的效果,同时,该测试区域还可用来测定憎水剂所需剂量。通常,施工方会准备2到3个不同剂量的测试表面,以便不多不少28天后,技术服务工程师能够确定憎水处理的质量,之后再确定混凝土建筑物具体需要多大的喷涂剂量。

在恶劣气候条件下亦能起到最佳保护作用

尽管利用硅烷进行憎水浸渍处理因地点和气候不同,对喷涂条件的要求会有很大的区别,但这种技术仍风靡全球。瓦克旭化成经理Kanzawa先生介绍说,“这种技术自面市以来,仅在日本就已有1.25亿平方米的混凝土表面得到了憎水浸渍处理。”尤其在为造价昂贵的基础设施项目进行招标时,政府机构越来越频繁地要求其经久耐用,修复周期太短即意味着竞标方可能会落榜。而这也是为什么东名高速公路旁新干道的运营商会以“百年公路”来要求自己的工程。

无论是日本的公路、高速公路桥梁,还是迪拜的港口码头,抑或欧洲的隧道和中国的水坝,瓦克的硅烷工艺甚至能够为受到极度损伤的建筑物提供保护,不管它身处世界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