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基石 - Wacker Chemie AG


我们都是瓦克人

成功的基石

对于化学博士Guido Kallinger先生而言,电和盐是他日常工作中必不可少的两样东西。在瓦克博格豪森生产基地里,他负责的基础化学品部门有86名员工。

Guido Kallinger 博士(前中)和他的膜电解工艺团队。

一切源于一次滑雪之旅。Guido Kallinger大概12或13岁时,他们一家人住在Straubing,有一次他和父母一起到山上滑雪度周末,经过博格豪森工业园区时,Guido被眼前这座巨大的化学品生产基地深深吸引。他回忆说:“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对化学产生了兴趣。”之后他在慕尼黑上大学,毕业后写了好几封求职信,最后歪打正着真的进入了他少年时非常向往的化学品生产厂。

Kallinger先生曾担任实验室负责人多年,现在他和他的团队一起负责基础化学品的生产。“生产基地的所有领域几乎都要用到我们的产品”,今年47岁的他补充道,“如果我们停止生产的话,所有生产厂都得停工,包括热电联产电厂。对于瓦克极为重要的物质,是通过采用膜电解工艺对岩盐进行加工处理生成的。在这个过程中,电流经过盐溶液时,发生电解反应生成氯气和氢气等基础化学品。生成的氯气和氢气又可用于制取氯化氢。而氢氧化钠是这个过程的副产品。

“除了聚合物之外,瓦克几乎所有的产品都基于HCl,也就是氯化氢”,Kallinger先生继续说道,“但是只有中间产物含氯,最终阶段则几乎不含氯。”每个氯原子以盐的形式,和废水一起排出工厂之前,在我们的综合生产体系里最多可被循环利用16次。综合生产体系是指:副产品和废料不会被当作废物处理,而是继续被用来生产其他产品。如此便能大量降低能源及原料消耗,让物料得到很好的循环利用。Kallinger先生补充道,“但缺点在于,如果想要改变综合生产体系中的任何一个基本的环节,情况就变得十分复杂。”他的团队不仅要对自己工厂的生产状况了然于胸,更必须弄明白工厂里每一项计划的更新项目。

在氯化氢合成厂的屋顶上,Guido Kallinger博士于落日余晖中远眺瓦克博格豪森基地。

Kallinger先生每天早上八点和管理团队商讨日程安排。其中关键的问题是:从斯特腾盐矿运来的盐够用吗?电够吗?客户那边的情况如何?”每天,载满岩盐的货运列车开进博格豪森。值班人员打开车厢,将岩盐装载到传送带上,运输到第一站清洗。“清空车厢是唯一一件费劲的体力活”,Kallinger先生解释道。等到了工厂后,氯碱电解和氯化氢合成则是完全自动化。在控制室,有值班员工24小时监控设备,他们用电脑管理生产设备——阀门不再需要手动关闭,只需在电脑前面按一下鼠标即可。值班人员的工作也随着这些年来的发展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他们定期检查设备,取出化验样本。

尤其让Kallinger先生感到特别自豪的是他们研发出了电子工业领域用超纯HCl。“长期以来,氯化氢只是种利基产品,但过去几年来的需求量大增”,他说,“令我们感到自豪的是:从设计、设备技术到市场营销都是我们一手包办。这让我们很有成就感。”

此外,已为人父的Kallinger先生特别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在幼儿园里,他和那些“小不点”一起配制溶液,溶液的颜色会随着滴入的液滴的数量发生变化;在社区大学里,他和朋友兼同事的Christian Finger博士一同在“儿童大学”的活动中开堂授课;而在博格豪森小学举办的“创意日”中,他则带领孩子们做一些化学实验,比如教他们如何利用液态氮来制造冰淇淋。“这些小实验非常重要”,Kallinger先生说,“我们希望以此激发孩子们对化学的兴趣。”就像他儿时第一次途经博格豪森的化学工厂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