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北欧的硅 - Wacker Chemie AG


我们都是瓦克人

来自北欧的硅

在挪威的Hemnefjord峡湾边,欧洲最寂静的地方之一,那里有一家拥有近200名员工的瓦克硅生产厂,瓦克实现其大部分营业额所需要的原料正是硅。这家工厂已经有50年的历史,但是并入瓦克刚刚四年。

2010年领导Holla的硅工厂并入瓦克集团:Einar Olav Schei、Torbjørn Halland、Silje Lian Gridsvåg(左起)。

Silje Gridsvåg打电话的时候是11点半, 刚刚吃过午饭。今年30岁的她说:“我们从早上7点钟开始工作。”在挪威的Holla,正式的下班时间是下午15点。她说,在冬季,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

与正常下班时间不同,生产厂房中的火炉全天24小时火光熊熊,用石英、煤和木屑生产畅销的冶金级硅。Trondheim附近的Hemnefjord峡湾生产硅已经有50年,硅厂建在水边,旁边就是码头,大型货船将石英从埃及、西班牙和挪威北部直接运到这里。

Silje Gridsvåg说,硅厂是当地最大的雇主, 许多员工在厂里工作已经三四十年,但是,硅厂在2010年才并入瓦克集团。不过,瓦克集团此前就已经是硅厂最大的客户。

Gridsvåg说,出于这个原因,瓦克从挪威的FESIL集团购入这家工厂的时候,大多数员工表示支持。她当时负责工厂的人事工作,必须让团队做好工厂产权移交的准备,因为,按挪威的法律规定,这样的产权转变必须获得员工的同意。Gridsvåg回忆说:“当时的130位同事中没有一个说不的。”当时在Holla担任厂长的经理Torbjørn Halland补充说:“我们的同事信任瓦克,因为他们已经认识到瓦克是个非常有诚信的合作伙伴。

Silje Gridsvåg说,Holla近200名员工的境况从那时起有了显著改善。她说:“以前经常出现解雇员工的现象。全球市场境况不佳的时候,工厂就会降低生产量。”瓦克并购工厂后,厂里的冶炼炉总是满负荷运转。瓦克在这里每年生产5万吨硅,占瓦克对原材料硅的需求量的三分之一。

Silje Gridsvåg说:“以前,我们招聘合格的员工都有困难。”这其实不足为奇,这个人口稀少的地区,失业率只有3%。可是不久前,当工厂因增加一个班点而需要招聘13名员工的时候,应聘的求职人员竟然达到135名。这让Gridsvåg很高兴:“前来求职的正好有几家公司的员工,这几家公司原来老是挖走我们的好员工。现在,人们更喜欢到我们这里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