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的瓦克工龄 - Wacker Chemie AG


我们都是瓦克人

106年的瓦克工龄

有谁比这户博格豪森人家的瓦克“工龄”更长?曾外祖父、祖父、父亲、儿子先后在瓦克就职,他们的工龄加起来有106年之久。这段“瓦克家族史”始于1922年。那年,Franz-Xaver Graf承租了瓦克厂区的餐厅,并在那里操持了23年。每年圣诞节,这位充满爱心的瓦克人都会邀请穷人家的孩子吃上一顿圣诞晚餐。

Gregory家的四代人都曾在瓦克工作。图片中是Gregory家的三代瓦克人:Xaver Gregory 博士(左)及他的儿子 Frank (右)—— 老照片中最右边穿白衬衫的是Franz-Xaver Graf,他是这个家族第一个进入瓦克工作的人(1922年)。

他对瓦克的耿耿忠心可从二战时期发生的一件事中窥见一斑:
当时,英国轰炸机正在逼近博格豪森,防空警报一拉响,大家纷纷躲入防空洞──可这位餐厅老板却独自一人留在厨房,坚持为工人们准备饭菜。这个餐厅老板的女儿后来嫁给了名叫Karl Gregory的电工师傅。

他负责瓦克第一个10万伏变电站的建造工作,并在瓦克兢兢业业工作了40 年。Gregory夫妇当时住在如今编号为LP 27的职工楼顶层的一套住室中。1935年11月18日,一个名叫Xaver Gregory,日后以“乳胶粉生产塔之父”的称号载入瓦克史册的男孩,在那里出生了。 在从厂区去博格豪森老城学校的路上,小Xaver不知抱怨过多少次上学的路太远,还说,长大以后才不会去瓦克上班呢。

话是这么说,可他非常喜欢化学课,在上高中的时候,还额外选修了化学课。后来,他在慕尼黑工业大学学习化学,并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同时还在瓦克勤工俭学。他回忆说:“当时,我被派到各个实验室工作,这很是中我的意。所以毕业后,我因为种种原因最终决定进入瓦克工作──再说,我对瓦克的工厂和员工还是很有了解的嘛。”1962年,Xaver Gregory以化学师的身份加入瓦克,并先后担任八个不同部门的负责人。

他最引以为豪的是在可再分散乳胶粉部门创下的成就:他通过对生产工艺进行技术改良和更新,为瓦克在可再分散乳胶粉生产领域占据全球技术领先地位做出了杰出贡献。1997年,Xaver Gregory先生退休。瓦克学院至今仍有一个会议厅以他的名字命名。

1935年,Xaver Gregory博士(左)在如今的职工楼(后面左边的一幢漂亮的老式建筑)顶楼的家中出生。站在他右边的是他的儿子Frank Gregory,Frank在瓦克聚合物作为市场营销经理负责东欧团队的工作。

1969年,Xaver Gregory先生的儿子Frank出生。化学不是小Frank上学时最喜欢的科目,然而,通往瓦克的路可不止一条——餐厅老板、电工师傅、化学师,这个第四代的瓦克人是一位工业商务人员。1991年至1993年Frank在瓦克接受职业培训——他对那段时间的回忆可不全是玫瑰色的。他对公司和职业培训都很满意,可在学徒期间,每当他给瓦克各车间打电话询问灌装合同实施进度时,情况就变得有些烦人了,因为,几乎总是有人会问,您是Gregory博士吗?您怎么干起实习生的活儿,检查灌装合同了呢?Frank Gregory这时就会说,“是啊是啊,我只不过是他儿子而已。”

完成职业培训后,Frank决定进入大学深造,学习企业管理专业。他说,“我那时根本没有继承家庭传统的想法。”毕业后,他先是在一家小型企业工作了10年,因为想有所改变,让事业更上一层楼,他开始在不同的公司应聘,“不光在报酬方面,在工作任务和责任范围方面,瓦克提供的条件也是最好的”。于是2008年,他终于继承了家庭传统,来到瓦克聚合物,作为市场营销经理负责东欧团队的工作。

去年11月,Frank Gregory的儿子Daniel呱呱落地──他会是这个家族的第五代瓦克人吗?Frank Gregory表示:“我们应该尊重孩子自己的选择。因为我父亲从来没有逼迫过我,我才会最终成为瓦克人。” 所以他不会在这方面给孩子施加压力。如果这个小Gregory哪一天决定进入瓦克,那只会出于同前四代人一样的动机,即:对瓦克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