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克的第一位女实验员 - Wacker Chemie AG


我们都是瓦克人

瓦克的第一位女实验员

Petronella Pichler,于1942年参加化学实验员培训——这在当时是一件非常勇敢的事情。

Petronella Pichler(中)是第一个在瓦克博格豪森工作的女性实验室助理。她的女儿Helga Titze和女婿Manfred Titze现在都在瓦克集团工作。

老太太非常激动:自从Petronella Pichler来瓦克作助理实验员,至今已经70多年过去了。而现在,当她回到她以前工作过的老地方,许多她原本以为早就遗忘了的往事又重映脑海。

实际上Petronella只所以能到瓦克工作,是因为在1942年许多轻年男子被征入军队服役,其中包括化学实验员,因此她很快就被分配到这样的岗位参加职业培训。1946年12月,她参加了实验室助理考试,然后在醋酸厂和研发部门工作。“我们所有的研发和生产都在那里进行,”她说,“甚至包括滑雪蜡和老鼠药。”她调皮地补充道:“在圣诞节,我们会制作‘星星喷射器’——也就是人们现在说的‘烟火’。”

在战后动乱时期,发生在瓦克博格豪森的事情在今天看来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拿乙醇做例子:“我们蒸馏出酒精,把它变成一杯蛋奶酒。有时候我们会越过边界到邻国奥地利,用酒精兑换圣诞树上的装饰球。”有一次在蒸馏过程中,她被博士老板逮个正着。但他只是看了一眼温度计,然后说道:“啊,78度!”他当然知道,78度就是酒精的沸点。

Petronella在1947年有过一次难忘的经历,当时她花了200马克买了人生中第一双贝纶(类似于尼龙)长筒袜。有一天,她在实验室里穿着这双长筒袜,一位同事正在那洗他的玻璃烧瓶。这事儿本身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但是:“烧瓶里面有丙酮,并且溅到我的长筒袜上。”从那以后她就知道了:“丙酮溶解贝纶。”

1953年,Petronella同一个汽车修理工结婚了,她丈夫每个月挣220马克。她自己在瓦克每月挣450马克,比她丈夫挣的2倍都多。在“经济奇迹”开始的一段时期,相比其他雇主,瓦克给员工的薪水要高出很多。Petronella的丈夫后来也申请瓦克的职位,并于1957年1月被录用,成为一名控制和计量设备修理工。但是,Petronella目前遇到了一个问题:“瓦克不允许我和我丈夫同时在瓦克工作,”她说,“那个时候,如果你结婚了,通常只有丈夫工作。”然而,Petronella的老板坚持让她完成她正在研究的一系列测试项目之后才能离开。他为她申请了豁免,这样Petronella Pichler被允许作为实验室助理一直工作到1957年3月。然后,她待在家中照顾家庭,并于1959年生下女儿Helga。

结果Helga携带着瓦克基因,于1976年开始成为瓦克的一名办公室文员。后来,她在湖滨浴场认识了一名男子,他也在瓦克工作。他们结婚了,但是幸运的是,时代已经改变了。Petronella Pichler 的女儿不再需要为了她的丈夫而放弃她的工作——今天Helga和Manfred Titze都仍在瓦克聚合物业务部门工作。她现任职业安全和健康部门助理,她丈夫是乳液生产车间的主管。

至于Petronella Pichler,87岁的她正在享受退休时光,住在她自己的两居室公寓里,偶尔开着她的奔驰车出去兜风。虽然她不使用互联网和手机,但在其他方面,她总是喜欢尝试新的东西:“无论什么时候,尝试新的东西都为时不晚,”她说,“尤其在品尝美食方面。”接下来她计划生平第一次品尝中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