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蜂人 - Wacker Chemie AG


我们都是瓦克人

捕蜂人

厂区消防队打来电话时,已是下午3点:“我们发现了一只蜂巢,就挂在工厂正门处通道的天花板上。”瓦克聚合物的操作员和副领班Maximilian Fischer先生马上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先请一位同事接管蒸馏设备操纵台的监控工作,然后取出一套白色的防护服穿上,再把养蜂面罩往头上一套,便匆匆赶往厂区大门。

瓦克的厂区消防队只要一发现无主蜂群,就会立刻通知瓦克的业余养蜂人Maximilian Fischer(右3,身着浅色防护服)前来“救援”。

剩下的工作就很简单了。Maximilian Fischer果断地用一只收集袋罩住蜂巢,把它抖落进袋子。一些蜜蜂侥幸逃走,但大部分落入袋中,被Fischer先生请入“新家”──一个专为它们准备的木箱蜂窝。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蜂王是否也被“擒获”。如果没有,蜜蜂们就会飞离新巢,继续追寻蜂王,在厂区其他地方安家落户。每年5月和6月新的蜂王长成后,老蜂王会带着一部分蜂群分家,因此,厂区里总会有不少蜜蜂飞来飞去。

Maximilian Fischer先生去年夏天的这次捕蜂行动相当成功:那只比工蜂们要长出许多,也更为瘦削的蜂王也在新蜂窝里,而那些逃散在外的蜜蜂也在接下去的3个小时内陆续回到了蜂王身边。傍晚6点左右,Fischer先生载着木箱,将蜂窝安置在3公里开外自家的养蜂场。现在,这些蜜蜂和蜂王都归他所有了,这是他拥有的第八个蜂群。

Maximilian Fischer先生用薄纱面罩来保护自己不被蜜蜂蜇伤。

这位今年55岁的瓦克人尤其欣赏瓦克“有爱心,脚踏实地”的作风,这也同样表现在瓦克对待蜜蜂的态度上:不是残忍地将蜂窝烧毁,而是把野蜂请进新巢,迁入养蜂场。Fischer先生告诉我们,除了养蜂,他极为热衷的另一件事是:“我在瓦克的职务是安全专员。这份工作对我影响很深,我热爱安全和环保工作。”

8年前,Maximilian Fischer先生从岳父处接管养蜂场。自此,他每年都会被蜜蜂蜇上40多回,而且它们还专爱找踝骨部位。但比这个更糟糕的,是蜜蜂染上螨虫。如果收成好,Fischer先生那年便能够收获80公斤蜂蜜,如果运气不好,就一滴也没有。“我最怕蜜蜂染上瓦螨”,他说,“但还好,我们有蚁酸。这也得谢谢瓦克让我们有了这种治虫化学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