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兢兢业业的摄影师 - Wacker Chemie AG


我们都是瓦克人

三位兢兢业业的摄影师

“你们整天到底都在忙什么?”三位瓦克摄影师Georg Willmerdinger、Steffen Wirtgen和Achim Zeller经常被问到同样的问题。而有时提出问题的人马上就自己回答:“可能就是按下快门、上传及寄出照片——你们的工作可真轻松。”但如果谁真以为这三个摄影师能享受舒服、毫无压力的日常工作,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瓦克摄影师们为“我们都是瓦克人”周年庆典拍摄了大部分的照片,并编辑处理了该系列中来自不同国家的照片。借助自动拍照器,摄影师自己也出现在照片上:(左起)Steffen Wirtgen、Achim Zeller 和Georg Willmedinger。

这三个瓦克摄影师每年都要拍摄及处理上千张的照片。其中有用于签证和公司内部网的证件照、产品手册、年度报告及可持续发展报告、内部文件、演示文稿及员工杂志等等中的照片。他们三人是瓦克百年庆典“我们都是瓦克人”员工故事系列图片背后的幕后功臣。

Achim Zeller说,“在拍完照之后,工作才真正的开始。”这位44岁的摄影师在博格豪森生产基地的地下室工作,那里原本是一间暗房。现在,这间工作室已配备了电脑及可用于挑选及处理照片的校准屏幕。“有时照片的加工处理比拍照本身更加复杂和耗时,”Steffen Wirtgen补充道,47岁的他在瓦克慕尼黑总部拥有一间配备专业的摄影工作室。有时仅为了处理一个要求相当高的拍摄物件——例如一件瓦克产品,就必须花上一整个工作日。

但大多数情况下时间都很紧。比如在2014年“青年科学家”巴伐利亚州际赛时,摄影师在每一个参赛者上只能花三分钟的时间。“我们已提前替所有86位参赛者拍摄完毕,以保证之后手头上就有现成的冠军照片能够使用,”现年47岁的Georg Willmerdinger说道。而如果有重要的活动的时候,对摄影师来说就更加辛苦了。“我们经常会怀着紧张的心情进入会场,并期盼着能在重要的时刻按下快门,捕捉到最完美的画面。”摄影师们说道。

比起以前,现在的数字照相技术能在短时间内拍摄更多张照片,以前用胶卷、相版以及冲洗胶卷要花很多的钱和时间。即使到了现在,处理大量的图片和数据也并非易事:每一张照片都需要经过摄影师的眼睛认证,他们要对照片做出取舍、获得许可、加工以及替它们添上注解,以确保在需要的时候能够迅速在相片资料库中找到相应的照片。如今,相片的长期存档也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的文件夹目前约有19000张照片,” Steffen Wirtgen说道,“而整个相片资料库的照片总数有将近30000张。”而这还不包含瓦克服务器里的相片档案呢……

这三位瓦克摄影师都在自己的摄影作品上注入了非常多的心血。比如,为了一张年度报告的封面照或产品照片,Steffen Wirtgen进行了许多的组织工作,并在博格豪森同事的帮忙下,从三米高的博格豪森员工大楼完成拍摄。而Achim Zeller的作品则是诞生于极不寻常的地方——例如在阿尔卑斯山水力发电厂的高压水道里给ETONIS®产品拍照或者是在悬吊在工厂上半空中的起重机吊篮里拍摄记录片。至于Georg Willmerdinger的得意之作,则是2014年三月13日周年庆典员工照的一张照片:“Kite”项目──不断线的风筝。如同每一张人物照片,Willmerdinger先生希望把文章中提到的风筝完美体现在该照片中。博格豪森生产基地技术服务部负责人Günther Reithmeier在拍摄的过程中得到了很大的乐趣,而Georg Willmerdinger也成功地完成了一张生动的摄影作品。

对瓦克摄影师们来说,瓦克集团百年创业编年史可算是他们重要的项目之一。他们负责项目中所有照片的处理。“我们在档案室里找到了早期使用的玻璃底片,其年代甚至可追溯到1914年,”Achim Zeller说道,“这里面有真正的宝物──比如瓦克厂区的老照片或者是瓦克公司创办人亚历山大·瓦克的珍贵照片。”